热搜爆了!《繁花》大结局,2家A股公司紧急回应!央行原副行长范一飞案细节曝光:拒收真金白银……

湖明达 6个月前 (01-10) 牛博热搜 152 0

《繁花》彻底爆了。

1月9日晚间,2024开年第一部爆款电视剧《繁花》迎来大结局,多个相关话题霸榜热搜。该剧直接引爆了上海旅游市场。其中,和平饭店近几日的“英国繁花套房”已基本订满,价格在16888元至18888元不等,且工作人员表示,他们的预订和咨询电话几乎每天都被打爆。

《繁花》剧中与股市相关的剧情,也频频在资本市场引发热议。1月9日晚间,一则关于“上市公司回应第八大股东名叫胡歌”的话题冲上热搜。鸿利智汇在互动平台上回应称,公司无法核实前十大流通股东里的“胡歌”是否为《繁花》里的男主角“宝总”饰演者;众智科技也表示,公司目前未知该流通股股东“胡歌”具体身份,因涉及股东个人隐私且不属于公司信息披露范围,故不便透露。-热搜

1月9日晚间,电视专题片《持续发力 纵深推进》第四集《一体推进“三不腐”》在央视综合频道播出。中国人民银行原党委委员、副行长范一飞出镜忏悔,大量受贿细节曝光。

《繁花》爆火

1月9日晚间,2024开年第一部爆款电视剧《繁花》迎来大结局,多个相关话题霸榜热搜,剧中出现的与A股息息相关的剧情更是在资本市场热议。

该剧的故事发展从股市开始,主人公“宝总”的第一桶金就是来自于一只名为“电真空”的股票,靠着第一桶金,阿宝一步步成为叱咤上海滩的金融大鳄“宝总”。

在《繁花》的“加持”下,上海旅游市场的热度是水涨船高。

据牛博网报道,携程平台的数据显示,自2023年12月27日《繁花》开播至今年1月5日,上海的搜索热度环比增长超20%,上海私家团、跟团游产品预订单量分别环比增长75%、30%。

剧中黄河路饭店“至真园”的原型苔圣园酒家突然爆火。

报道称,工作人员介绍,目前,年夜饭早就一桌难求,包房已经预订到半个月以后,只有大厅还有少量余位,而这般火爆的情况,至少要比电视剧播出前翻了2~3倍。

苔圣园店长陈宗余表示,这几天每天都是爆满。特别是中午,中午比晚上更忙。现在预订情况的话,已经约到十几号了,2月份也已经开始预订了。

除了黄河路、苔圣园,同程平台在同一个时间段内的数据显示,和平饭店的搜索热度环比上涨415%,南京路步行街也环比上涨了73%。

据携程平台显示,近几日,和平饭店的“英国繁花套房”已基本订满,价格高达16888元至18888元不等。据第一财经的报道,锦江集团的工作人员表示,他们的预订和咨询电话几乎每天都被打爆。

《繁花》与上海和平饭店推出了定制双人餐,套餐价1460元,另收16.6%附加费,总价约1702元,每天仅限20套。1月4日,据东方网读秒财经报道,上海和平饭店的《繁花》双人餐已卖完。

剧中出现的其他酒店搜索热度也有不同程度的提高。其中,上海国际饭店、花园饭店搜索热度分别环比上涨61%、55%。

牛博网

据悉,《繁花》电视剧由王家卫执导、监制,胡歌、马伊琍、唐嫣、辛芷蕾领衔主演,该剧根据金宇澄的同名小说改编,故事围绕胡歌饰演的阿宝(剧中被称“宝总”)展开,讲述20世纪90年代初的上海商界传奇故事。

2家A股公司回应

1月9日晚间,一则关于“上市公司回应第八大股东名叫胡歌”的话题冲上百度热搜,引发关注。

1月8日,鸿利智汇在投资者互动平台上回应称,公司无法核实前十大流通股东里的“胡歌”是否为《繁花》里的男主角宝总饰演者。

众智科技也在投资者互动平台上表示,公司目前未知该流通股股东(“胡歌”)具体身份,因涉及股东个人隐私且不属于公司信息披露范围,故不便透露。

据Wind数据显示,截至2023年三季度末,胡歌为鸿利智汇第八大股东,持股数为500万股,持股占比为0.71%。

截至2023年三季度末,胡歌为众智科技的第八大股东,持股数为35万股,持股占比为0.3%。

相对原著,电视剧《繁花》炒股线的剧情更为丰富,对于我国证券市场发展初期的描述更加生动详实,剧中出现的上市公司都有现实依据。

例如,在最后几集让男主人公“宝总”经历疯狂阻击战的服饰公司,原型是位于上海南京东路上的上海时装股份有限公司,证券代码为600825。上市公司资产不断经历重组,从时装股份变为华联超市,如今的股票名称已变更为新华传媒,是国内唯一一家横跨出版发行和报刊经营行业的大型传媒企业,也是中国出版发行第一股。-热搜

就在1月9日,新华传媒更是开盘急速拉升封涨停,一度实现五天三板,截至当日收盘,涨幅收窄至1.36%。

分析人士提示称,“繁花概念股”的热度存在一定的短期性和投机性,投资者应该保持理性,避免盲目投资导致的风险。

央行原副行长受贿细节曝光

1月9日晚间,电视专题片《持续发力 纵深推进》第四集《一体推进“三不腐”》在央视综合频道播出。中国人民银行原党委委员、副行长范一飞出镜忏悔,大量受贿细节曝光。

其中介绍,范一飞深耕金融系统近40年,从银行基层员工逐步成长为领导干部,曾任中国建设银行副行长、上海银行董事长等多个要职。他认为,自己懂金融、有能力,可以动脑筋铺设一条“官商双赢”的暗道。

调查发现,范一飞暗度陈仓的敛财通道,主要是经由弟弟范侃经营的一家投资公司。不少商人和范侃合作,其实投资的是藏在他背后的人。行贿方向范一飞送上的大都不是可见的真金白银,而是提供一个“投资”项目,设置一个金融产品,由他弟弟的公司出面“投资”作为幌子,就能获利丰厚。甚至有时候,所谓“投资”根本不出钱,只是签一纸虚假协议。-热搜

范一飞2015年到人民银行任职后,虽然不直接审批融资、贷款等业务,但他利用央行领导的影响力,在金融圈跨地域、跨银行帮商人老板介绍个熟人、打个招呼,往往就能管用。人民银行作为金融管理部门,领导干部本应是监管制度、行业规则的维护者,范一飞却为了利益,不仅不履行职责,反而带头破坏制度,对金融行业生态造成严重破坏。-热搜

以下为影片采访实录:

中国人民银行原党委委员、副行长 范一飞:

我是不走明道,走其他的所谓路径。商人把钱送到我办公室,我也不会要的。(但)比如说他是用股票的这种方式,而且不是直接给我本人,给我家里人,就是另一种结局了。我就是动这些脑筋动坏了。

中国人民银行原党委委员、副行长 范一飞:

这个人脉到了央行以后,我觉得不一样了。因为我是要管金融,确实不同了。我作为央行的一个副行长,银行很多都跟我打交道,比如说他(商人老板)可能到某家银行去,要麻烦我,要用我,这种情况都是存在的。

中国人民银行原党委委员、副行长 范一飞:

为我自身创造财富自由,当时就想这个目的。现在呢,结局正好反过来,最后是我失去自由。手握实权的时候一定要想到,你这个权力的使用、运用,一定要符合党纪国法的要求,否则最后你自己可能会尝到失去自由的滋味。

责编:战术恒

校对:苏焕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