够了,真不想看这热搜在2024继续玩弄普通人

湖明达 4个月前 (01-02) 牛博热搜 90 0

够了,真不想看这热搜在2024继续玩弄普通人 第1张

大家元旦快乐。

作为2024年的第一天,今天虽说在数字上有着特殊意义,但和刚过去的2023年相比却算不上是特殊的一天。

互联网上无新事,热搜上一年一度挂着各家跨年晚会真唱假唱的争议,点进去一看除了粉丝无人在意。

够了,真不想看这热搜在2024继续玩弄普通人 第2张

没有像去年一样在年初冒出一部新的《狂飙》,也没有冒出什么新的网红带火新梗新流行。

甚至如果回望2023,你会发现去年一年真正搅动互联网风云的不是什么明星网红,而是普通人——

211硕士毕业、毕业五年存款5000的“摆烂姐妹”,因抠门人设引争议的“黑马情侣”,“挖呀挖呀挖”洗脑全网的黄老师与桃子老师……

一度被誉为“普通人之光”却又因圈钱发言翻车的于文亮,年末因一句“张万森,朋友圈下老登了”神奇走红的“闻神”闻会军……

牛博网

2023,是普通人正式被席卷为娱乐耗材的一年。

在2023火过的所有潮流里,网红带火的多巴胺也许会过气,娱乐圈流量明星或许会再度更迭换代。

但可以料见的是,“普通人比明星火”这一趋势一定会在2024年继续延续。

01

互联网捧红100个“信小呆”

简要为大家回顾一下2023我们被普通人网红包围的一年:

2月“摆烂姐妹”视频爆火,两位双一流院校毕业的女孩,一个混到5年攒了5000存款,一个直接“沦落”到去火锅店做保洁。

笑着讲述自己的“摆烂”经历,一句“当个废物也无妨”治愈年轻人的焦虑。

最近的动态是二人在过去一年内找了工作上班。

其中一位遭遇职场排挤后离职,上司领导觉得她不够服从,总骂她与同事“你们天天写的都是屎,还怪我吃屎不积极”

够了,真不想看这热搜在2024继续玩弄普通人 第3张

3月黑马情侣因“俩人一个月只花1500”走红,女方樱子在恋爱后不再化妆、男方黑马在纪念日只送不超过10块的发卡等抠门细节引发争议。

二人吃面包时,黑马用手指卡住面包一角,被质疑是为了让樱子只能咬一小口。

够了,真不想看这热搜在2024继续玩弄普通人 第4张

最新动态是被厌烦他们的网友贬损为“品牌方瘟神”。

因为黑马情侣在自己的直播中吃过什么,厌烦他们的网友便抵制什么。

惹得数家品牌方紧急声明自己和黑马情侣没有合作,称自己的遭遇是“轻舟已撞大冰山”。

够了,真不想看这热搜在2024继续玩弄普通人 第5张

5月“挖呀挖呀挖”洗脑传播,捧红两位年轻女孩黄老师与桃子老师,黄老师涨粉近800万。

黄老师最初对直播带货持否定态度,表示会继续从事教育工作,但后来还是参与接触了带货,5场直播销售额超百万。

够了,真不想看这热搜在2024继续玩弄普通人 第6张

最新动态是另一位桃子老师因在采访中说了句“每场直播收入也就千元左右”被声讨,被骂饱汉不知饿汉饥。

够了,真不想看这热搜在2024继续玩弄普通人 第7张

于文亮与闻神的事都比较近,大部分人应该都留有印象,就不再回顾他们走红时的种种,只聊聊他们的后续进展。

在因“给了普通人记录生活的勇气”爆火后,于文亮一度在简介里强调“不接广告”。

但11月1日于文亮进行了第一次直播,当天网红小杨哥刷了数十个嘉年华(单个价值3000元)。

在一次直播连麦中,连麦的网红说“我来互联网就是为了圈钱”,于文亮回道:“把我的心里话说出来了,那就一块圈吧兄弟啊。”

于文亮因此口碑大翻车,疯狂掉粉。

够了,真不想看这热搜在2024继续玩弄普通人 第8张

闻神则是在走红后没几天就带着儿子一起尝试了直播,直播间热度长时间保持着10w+,刷礼物不断。

闻神在直播界面里只是不断地跳科目三,又或是不断地鞠躬感谢礼物。

录下直播间内“嘉年华”“跑车”遍地飞场景的网友感慨:“哐哐的,这钱就跟大风刮来、跟天上掉下来似的。”

够了,真不想看这热搜在2024继续玩弄普通人 第9张

后来网上有传言闻神一晚上赚了八百万,还有传上亿的,但都未经证实,大家只能从这场直播的盛况中猜测收入不低。

于是有网友开始玩梗p图,模仿着闻神最初走红时的emo文案“你没看过的海我替你看”,P图了一张“你失约的劳斯莱斯,我替你提了”。

够了,真不想看这热搜在2024继续玩弄普通人 第10张

网友P图,via@闻神emo语录

以上还只是提名了热度最高、出圈后获新闻报道的一批普通人网红,更多热度稍次的不再赘述。

他们遵循着几个相同特点——

走红前是“普通人”,没有签约什么专业的MCN;也因身上的某个“普通人”特质而红。

摆烂姐妹传递着朴素的笑对生活的豁达,两位幼师自带亲和力,于文亮最初记录的生活画面平凡无比,闻神“早上搞笑、白天工作、夜里emo”的精神状态被认为00后生活写照。

哪怕是负面争议最多的黑马情侣,也让一些网友认为他们呈现了抠门普通人的生活。

够了,真不想看这热搜在2024继续玩弄普通人 第11张

除却双一流院校毕业的“摆烂姐妹”,普通人网红们几乎无一例外地走上了、或着想要通过直播的路径将热度变现。

这一现象倒也很好理解——

他们的热度从天而降,在此之前他们都不是专业的、经历过系统性培训的内容生产者,自然缺乏持续的内容生产能力。

他们的处境就像是当年的信小呆,哪怕知道砸中自己的这份幸运包含风险,但依旧难以拒绝远超过日常收入的获利诱惑。

只是作为因“普通人”而火的网红,他们一旦脱离普通人身份,便也很容易不再“网红”。

02

直播带货

成了普通人的唯一风口?

唯一未走上直播求打赏、直播带货道路的“摆烂姐妹”弯弯,其实在@极昼工作室的采访中坦言,自己动过专心做自媒体的念头。

她那段讲述“毕业五年、月薪五千”的视频爆火后,找她合作的消息一度多到回复不过来,有的广告主点名要她来做。

一条广告的报价比以前一个月的工资还多,“我开始飘了,想成立个人工作室”。

后来叫醒她的是热度下滑、数据下滑的迅速反馈:

之前广告主喊她“宝贝”,消息几天没回后她再去问“宝子这个月有投放吗”,人家不再回复。

仅三个月后,她接不到广告了,自己想做的视频也拍不好,后来索性让自己从短视频收入不稳定的焦虑中脱身,开始找工作。

当然,普通人的世界里,好工作也并不好找。

够了,真不想看这热搜在2024继续玩弄普通人 第12张

图源极昼工作室

在去年爆火的所有普通人网红身上,都可以观测到弯弯所体验的热度短时间内下跌的现象。

譬如百度搜索指数显示,于文亮于10月中旬走红后,仅一周时间热度便断崖式下跌。

一个月后再有讨论,是他从不接广告到直播赚钱的转变引发争议。

再往后热度寥寥。

够了,真不想看这热搜在2024继续玩弄普通人 第13张

对所有经历突然性爆火的网红来说,走红后受关注度狂跌都是必然趋势。

只是这一点体现在普通人网红身上尤为明显。

他们不是专业的签约网红,背后缺少MCN机构在走红后的运作,比如立刻开始与其他大网红的合作、蹭话题热度、配合平台的流量宣传分发需求。

手握住的流量不需要吹,走两步路就散了。

够了,真不想看这热搜在2024继续玩弄普通人 第14张

于文亮走红前的视频

“挖呀挖呀挖”桃子老师引发争议的那句“每场直播收入净剩也就1000左右”,其实并不是在何不食肉糜式炫富。

她当时是在回应网上“收入百万”的传闻,许多人猜测她能靠名气变现百万,实际并非如此,她最好的销量只是卖出了300条89元的牛仔裤。

流量的热度散去速度比她想象中要快,直播带货本身也比她想象中更煎熬。

桃子老师在采访中表示,自己情绪不好时甚至会自虐,“觉得我好像有一点生病了”。

够了,真不想看这热搜在2024继续玩弄普通人 第15张

我不想点评普通人网红直播带货的选择正确与否,在我看来这是件放在当下议不出对错的问题。

于个人层面,这些被热度砸中的普通人网红都已经是成年人。

要过什么样的日子、从哪个行业手里挣钱、做出选择后要承受怎样的压力、后悔后要不要退出,成年人站在自身层面自己去思考便是,是苦是甜都是自己选择。

这些年关于网红职业的优劣讨论不小,并不是普通人难以触及的行业秘辛。

于社会层面,我站在当下的时间当口,实在无法冠冕堂皇地说出“直播带货赚快钱是不良导向”的话。

形而上学的价值之争,是在满足了基础的形而下需求时才有意义的。

普通人被集中捧为网红这事如果早几年发生,我们或许还有理由批判人心浮躁,社会上风口繁多、各行各业大有可为,何必困在直播卖笑的黄粱一梦中。

可过去的一年里,这种不知何时被流量砸中、被赋予走红特权的直播带货,便是普通人的唯一风口。

AI、新能源当然是2023发展势头强劲的风口,可那不是寻常大众可以搭上的顺风车。

03

普通人网红

成了更新迭代最快的“耗材”

普通人一朝被捧为网红这事对当事人而言是好是坏难有定论。

但可以肯定的是,对平台而言是件好事。

普通人比网红团队、明星团队更好接洽把控,也更容易“安全”地糊掉。

很多时候或许都不需要特意介入,现有的基础算法逻辑便可以自动地让一个个普通人在大众视野中出现又消失。

成为热搜榜上的流星一道,流量池中的耗材一枚。

够了,真不想看这热搜在2024继续玩弄普通人 第16张

普通人成为网红背后,是这几年来不仅娱乐圈造星产业停滞、网红推新也愈发后继无力的长久趋势。

2019年被称为“网红元年”“网红破壁之年”,那年李佳琦爆红出圈,直播带货作为成熟产业走入大众视野,高晓松直言“带货网红收入将超过明星”。

giao哥的“我太难了”、韩美娟的“百因必有果、你的报应就是我”让土味网红不再只是亚文化小圈子内的流行,成为了全民玩梗的素材库。

够了,真不想看这热搜在2024继续玩弄普通人 第17张

在此之前,大家对“网红”的印象几乎仅停留在美得千篇一律的颜值、美妆向牛博网记者。

在此之后,五花八门的网红开始步入大众视野。

网红的影响力能逐渐媲美乃至盖过明星,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娱乐圈当时集体步入了明星公众形象保守、不断回缩的时期。

明星们越来越无趣,这一点延续至今,分门别类的网红便一举涌现、瓜分大众在娱乐方面的注意力。

然而在高速增长数年后,短视频等平台的用户数、网红经济也再度意料之中地迎来了发展放缓。

够了,真不想看这热搜在2024继续玩弄普通人 第18张

如今,“普通人”成为了网络流量最后一片丰盈的冬牧场。

在春牧场重新生出草木、有效的行业创新或业务增长出现之前,互联网内容平台们都需要仰仗名为“普通人”的草场休养生息。

像小红书的商务接单平台上,普通人经济的价值体现在粉丝数仅几千的小牛博网记者便已可以通过接商单将流量变现。

它既是普通人的机遇,可从另一个角度看,也是流量算法对普通人的席卷。

够了,真不想看这热搜在2024继续玩弄普通人 第19张

总归是普通人最懂普通人、最能彼此共鸣。

各家平台的算法在追捧这类内容的同时,免不了会让“普通”二字成为流量密码。

2023年被选中的于文亮们至少过往是真普通,可2024年、2025年被选中的“普通人”呢?

不论你愿不愿意,所有人发布在网上的生活都已经被动被卷入这场挑选幸运普通人的大赛中。在“他这样都能火能赚钱、我或许也行”的焦虑中,也不知会有多少人被迫参与到竞争幸运儿的自我压榨。

在这2024年的第一天,我今年的第一个期待便是——

希望新的一年里,我们都能够不再被热搜上的“普通”欺骗,不再被夸张词汇挑动情绪。

在现实生活中投入更多的爱与恨、体验更多的拼劲与疲惫,至少它们是真实的、鲜活的。

还没看够?点击视频,看贵州走出的火箭摄影师,就算月薪3000,也能坚持一个遥远的梦想⬇️

· 一 周 热 点 回 顾 ·

2024,一起回归现实吧↓↓↓

相关推荐